• <menu id="w60ag"></menu><input id="w60a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60ag"><acronym id="w60ag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60ag"><u id="w60ag"></u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60ag"><strong id="w60ag"></strong></nav>
    <input id="w60ag"><acronym id="w60ag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menu id="w60ag"><u id="w60ag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60ag"></input><input id="w60ag"><acronym id="w60ag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60ag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w60ag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w60ag"><strong id="w60ag"></strong></nav>
    <menu id="w60ag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60ag"><u id="w60ag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60ag"><u id="w60ag"></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60ag"><acronym id="w60ag"></acronym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60ag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w60ag"><acronym id="w60ag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河南浚县村民举报一石料厂违规遭报复

    摘要:

    8月18日:本网接到河南省浚县屯子镇席营村村民张元杰的反映材料称:河南浚县屯子镇席营村退伍军人、共产党员张某坡纯属地痞无赖,占用永久性基本农田违法建石料厂,石料厂整天尘土飞扬,影响鹤濮高速车辆通行,既不合法更不环保,还开着他石料厂的大铲车横行霸道,他曾多次堵我家门口,影响我正常生活,从2017年3月21日至今,我多次找镇政府领导、派出所解决问题,乡政府干部领导象踢皮球一样来回推却,乡政府领导某副书记说:“一星期后再说”,一个星期后至今再无过问此事,派出所某辖区民警说:“打成重伤都能解决了,打不成重伤没法解决”,他的违法行为至今没人管的了,乡政府领导、派出所工作人员,行政不作为,使他更加嚣张。针对张元杰反映的情况,本网前往河南浚县屯子镇席营村进行了实地了解。

    张元杰实名举报材料

    据张元杰向本网反映:“他们村村民,退伍军人、共产党员张某坡占用鹤濮高速旁边基本农田违法建设石料厂,影响鹤濮高速车辆通行,违法建的石料厂没有任何证件,石料厂整天尘土飞扬,噪音很大,既不合法更不环保,严重影响附近村民休息,即身体健康、生活无质量保证,张某坡开着无证无牌的黄标车在街道上飞速行驶,还开着大铲车在道路上故意边走边磕铲车、铲斗,他的行为危害他人,令人发指。

    张元杰自己的房屋门口被堵,多次反映至今无法妥善处理。

    张某坡身为共产党员,依仗他自己有石料厂,有大铲车在2017年3月21日傍晚偷铲我家石头墙、石头堵我家门口,侵犯我的合法权益,5月21日又堵我家门口,5月22日我报警,派出所出警、镇政府干部、村委干部都在场,让张某坡把门口石头挪开,张某坡说:“谁敢挪都敢屡死谁”,随后他拿棍行凶,打到我的腿上,后来派出所把凶器连人带走,并记有笔录,我的伤情派出所拍照取证,后经派出所调解,前提是让他把门口石头移开,并赔礼道歉,让我原谅他,直到5月26日在民警督促下挪开了,只挪开了60公分的一条小路,自行车都无法通行,间隔一天,5月28日第三次又堵我家门口,我又找派出所,派出所至今没过问这件事,至今九十多天使我家无法出行,我多次找村委干部、镇政府干部、派出所他们把我这个老百姓当球踢来踢去,派出所某干警说打成重伤都有法解决了,这都是公安局对老百姓解决问题的方法,我是一个农民,用了近三十年的血汗填了一处荒沟,至今仍有部分没填平。该快土地我已办理了《浚县村镇建设用地许可证》(图一)和《浚县村镇建筑许可证》(图二),并有浚县乡镇企业管理局的文件、村委证明信及相关票据,都可证明这块地的归属权是我。

    张元杰反映材料更为可气的是,在2017年8月6日,我正在家里干活,派出所干警许某和李某开着警车来到我家,说有人举报我非法营运,当时我的油罐车在院里的凉棚下停着,两位干警强行将我的车和我带到派出所,从上午八点多钟到下午4点多钟,我被困在派出所达到八个多小时,最后许警官竟说他们无权管,要把人和车移交给县交警队,最近我接到县交警队的电话让我去交警队开车,我没有去,因为车上没有手续,在家里尚且被强行开走,假如我去开车,县交警队绝对有理由扣我的车,故一直我也没去开车。

    张元杰提供的92年乡土地所颁发的浚县村镇建设用地许可证

    针对据张元杰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,本网来到了浚县屯子镇政府,据镇政府负责席营村的高某向本网说,关于证件的问题是时间太久了,当时那一块地是作为建面粉厂用的,即使有《浚县村镇建设用地许可证》和《浚县村镇建筑许可证》这两证,也不能代表这地就是他张元杰的,应该属于村集体用地,至于堵门的事情,我们也去参加协调,如果张元杰修围墙,修个直线不要绕弯修就行了,至于张元杰投诉的张某坡的石料厂,我们已经要求他停产了,至于复耕的问题,要由国土资源部门认定,打人这事因为派出所出面了,具体是什么情况你们要到派出所去问,作为乡里没有执法权,只是参与了协调,希望他们两家以和为贵,有利于和谐环境。

    乡政府提供的已经介入调查的图片。

    本网来到屯子镇派出所,和许警官通了电话,他一听是媒体的,语气十分不友好的说,我不给你们媒体说,你们要想了解啥,需要有县公安局政治部的同意,本网来到浚县公安局,针对张某坡打伤人的调节和强行扣车情况进行了解,浚县公安局政治部的工作人员称,要采访需要和县里宣传部进行沟通,最后,在公安局未得到任何回复。

    针对此事的发展情况,本网将持续关注。

    图片推荐

    八卦

    热文

    福彩规划